半截仙

【zioXgeiz】假如一切从头再来p1

今年这个翻译太多,所以打算都打一下

zioXgeiz请注意,是我之前发的那个叔公的梗。

不要自行脑补爷孙恋,想想一下我们的小魔王,不要去想大表哥。还有,我好像把woz写的过分中二了。

还有文笔不好,而且可能会ooc

盖茨那个眼底含泪的目光真的是,让人浮想联翩。

2068——

      战争,是一种可怕的东西,带来了伤害与灾难,无论对谁来说。

      浓厚的硝烟还在残垣废墟上弥漫。一个赤目,身着黄金战甲的人伫立在战场上——逢魔时王,欣赏着自己的战果。他是这个世界的王,所有人都应该听从他的指挥。

      硝烟后传来了哽咽声,他从中认出来那个男孩——明光院盖茨。握着被废墟埋在其中的男人的手,眼底含着泪光。他能感到,从幕后传来的怨恨目光——他在为那个男人伤心。这种眼神是他从未在那个男孩身上看见过的。在战场上,他总看见那个男孩在硝烟后坚毅的目光,多么令人想要征服;高领的披风,将脖子藏了起来,透着一股隐约的神秘感。而他现在正为那个男人流泪。

      “月读,我们回到过去吧!在魔王还没有成为魔王之前杀了他。”盖茨眼底充满愤恨,因为魔王,他失去了家园,现在,还失去了他的挚友。

      “不行,这会引发时间驳论的!”月读一直忌讳这这个,在此之前盖茨已经好几次提出这个想法了,但都被她阻止了。

      “我这次可没打算和你商量,你不答应我就自己一个人去了。”这次的盖茨不容阻止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吾的魔王,又有什么事令你愁眉不展呢?沃兹愿为您分忧。”又是一场胜利的战争,所有家臣都沉浸在喜悦之中,而沃兹看见他的魔王正一个人在角落里忧愁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他哭了,为了别人而哭泣。”魔王的话语里充满失落。这令沃兹也感到一丝沮丧。沃兹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他的王,“吾的魔王,这真是一个令人烦恼的问题啊,不如让我们想想别的。”他不知道王口中的“他”是谁,但一定是王很在意的人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就因为我是魔王吗!我只是想完成我称为王者的梦想而已。”然而他的王似乎并没有听见他说的话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他的魔王怎么可以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呢。不可以有,不可以有。“吾的魔王,没有人可以忤逆您,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应该服从您的统治。”

希望你们给予我动力

有没有吃zioXgeiz的。

如果有我就写吧。这粮太少,需要自己割大腿肉。


关于gaiz的表盘

既然盖茨偷了腰带和表盘,那gaiz自己的表盘从何而来,还和自己差不多配色。难不成这个表盘是死去的友人身上的?


魔鬼想法

      最近越来越魔鬼的我有了许多魔鬼的想法,比如,叔公是老魔王,未来的庄吾什么的。比如,为什么逢魔的变身器那么容易被一个人偷走,还顺带几个表盘。而且叔公总是很快的接受某些东西。侄子不高考去当王什么的。maybe是老魔王感觉这样做违背了自己的初心(年轻壮吾)故意纵容gaiz去改变历史。但自己还是想当个王什么的。顺便派个woz。

      还有,如果未来的庄吾和现在的长的一毛一样(年轻版)我很好奇,gaiz的表情啊。


【帕檀】都是永梦的错 part1

       我怕是写不长了,就这样写了,感觉自己好对不起永梦啊(永梦我不是故意的),ooc莫在意啊哈哈哈。至于有没有车不晓得,应该不会有,因为写车太费脑子里。文笔不好勿喷。 

 帕拉德:从被卫生省强行分离出M的身体好像已经有好几年了,已经记不起M长的什么样子了,这几年一直在黎斗身边帮忙挺不错的,至少天天有游戏玩,在会做游戏的人身边待着真好啊!最近这几天黎斗几乎都不在办公室一直在外面晃荡,我只能和那只呆头鹅——石墨待在一起。说什么他的计划正式开始了,到底什么计划啊,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Game Clear”帕拉德手中的游戏机已经在这个下午发出100多次这个声音。帕拉德坐在天台边缘晃着双腿,看着旁边站的笔挺的石墨十分无奈。“石墨你在这里站一个下午一点都不无聊吗。” 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社长叫我们在这里统计一下盛都的病毒患者人数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死板,我先回去了,和你这种人待在一起真的无聊死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办公室空无一人,帕拉德不免有些失落,“他又去找CR那群家伙了吗,”帕拉德不由得轻笑,“第一次见到他也不是在为了那个小屁孩的童年梦开发新游戏吗?”帕拉德躺倒办公桌后的躺椅上又玩起了游戏。 
十分钟后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Game Clear”帕拉德将手中的游戏机往台子上一扔,“无聊,这游戏我都快通过200遍了。”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无聊至极的帕拉德到处乱逛正巧撞见一个“车祸”现场。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盛都医生和长的很像poppy的女生撞车了。

帕拉德:他好眼熟啊,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女生手中的箱子在这次车祸中华丽丽的从半空中落到了地上,开了。

帕拉德:所以说这个看起来不是很靠谱的人类是CR吗?没想到黎斗居然会和这么没谱的人类在一起玩,说好的自己是天才呢。  地上那个男孩好像得了游戏病啊,能够亲眼看一下刚刚自己和石墨的劳动成果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帕拉德: 开始发作了吗,有意思,但是黎斗最近的品味,额。为什么有点像肉丸子串呢?我要不要上去添点油加点醋呢!最近好久没有玩新游戏了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看我一命通过!”永梦不知何时起拿起来卡带变身了,一个华丽的转身将卡带插进了变身器里,这让帕拉德兴致大起,看着LV1的M即使成着胖子也依然能够灵巧的躲避攻击,帕拉德有点手痒痒,刚想出去却被身后的人拦住了,帕拉德猛的一回头,檀黎斗的眼睛就出现在距离自己不到三厘米的地方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现在还不是时候帕拉德,以后有的是机会,今天我们只要做一位旁观者就可以了。”檀黎斗依然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语气也依然傲慢充满了对一切的鄙视。“你为什吗在这里?石墨呢?别乱跑被卫生省发现,他们还不知道你在我这里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让他们知道。难道这样不是能使游戏更有趣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时候。不要打乱我的计划。一切照我说的做就是了。”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如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帕拉德:又是那个计划吗?真让bugster在意啊,感觉自己就像他的一颗棋子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CR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医院里竟然有这种地方。”永梦没想到自己呆的医院原来这么高科技的吗。“院长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,实习医生怎么来了,快回去”
 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他是我的病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是我的,听我的回去,别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天哪,太感谢了。幸会啊,天才玩家M!”楼梯上突然来了一个身形高挑的男子,穿的十分正规,但是看到永梦就忽然冲上前和他握起手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“poppy,这就是我要找到天才玩家M,太谢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好开心啊社长,大家一起来玩游戏吧!”刚刚还穿着西服的妹子突然像cosplay一样。但是,人在游戏机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哎!这,这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bugster,游戏中的人物哦。”檀黎斗面带微笑的看着他。

檀黎斗:计划终于要正式开始了啊,永梦这个游戏设定你还有多少影响呢!

“黎斗,在办公室里打游戏好无聊啊,让我出去晃一晃呗?”帕拉德趴在办公桌前歪着头撒娇似得问着檀黎斗。自从看到M之后很想找他切磋切磋,看到自家虾饺只顾着编程序简直无聊到爆。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去陪石墨,不要影响我研发新的卡带。”檀黎斗的眼神压根就没有离开过电脑屏幕,瞧都不瞧帕拉德一眼冷声说道。这显然是不同意的表态,但是身为bugster的帕拉德表示没有感觉,见没有成效又跑到檀黎斗身后下巴压在他的肩上,双手扒着椅背:“我好无聊,好想出去戏弄戏弄那些鱼唇的人类。”温热的气体喷在檀黎斗的后颈,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,但眼神依然没有离开屏幕,只是微微皱了皱眉,神才不会有弱点呢,檀黎斗心里这么想着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檀黎斗拉开他办公桌的抽屉,从小手提箱里拿出了一个游戏卡带,修长的无名指勾着卡带很随意的递给了帕拉德,另一只拿鼠标的手却握紧了几分,一个毛小子怎么这么吸引人呢,永梦你还真是特别啊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拿到新游戏的帕拉得表示很兴奋,拿着卡带跟捧着宝儿似得,所以暂时把永梦扔一边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Changeable Puzzle,Game Strat.”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这游戏和我之前玩的不太一样啊,拼图,听起来很无聊的样子,不过真不愧是黎斗发明的游戏,很有意思啊。”帕拉德看着空中落下的色块和金币(空中落下危险色块,落地会引起范围性爆炸,要打掉危险色块接住金币购买安全色块。)沉迷其中窝在沙发里也不说话了。 
三十分钟后          
“Game Clear”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有意思,改变了拼图游戏的风格的,不只是智力游戏了。我还以为你之会玩玩智力游戏呢。”帕拉德玩完一轮,伸了个懒腰,看着檀黎斗开始发起来呆。檀黎斗垂着眼睑没有理会帕拉德的眼神,拿着变身器,驱动器和卡带出去了:“帕拉德,这里先交给你了,我出去一趟。”办公室的自动门合上了,只剩下帕拉德一人在打游戏。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!先生!你要坚持住啊!CR马上就来了!”一个中年妇女一直轻拍着一个男人的背。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交个我吧!”永梦自信的说道“看我一命通过!”地上的男人瞬间变成一个大怪物,永梦刚想出击却受到了另一个方向的攻击。“让开,假面骑士有我一个就够了,它尤我来解决。”大我站在远处拿着墙不断攻击这怪物,只要永梦一过来,就用攻击的方式把他赶开。“没有我切不开的东西”左边的美女递上变身器,右边的妹子送上卡带,享受这高级待遇的镜飞彩窜了出来“无证庸医,让开!”在一边的永梦煞是茫然,飞彩,大我,和怪物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扭打起来了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“这年头的医生都这么乱搞的吗?”在一边观看这打斗的九条开始吐槽起来了。突然大我,飞彩,永梦背后收到了攻击,一个黑色的exaid站在他们谁后。三人都不知所以然,在一边观战的九条也摘下来墨镜瞪大了眼睛。        

 帕拉德:黎斗可真小气,自己出来玩,把我扔在办公室里,不过看社长玩游戏也是不错的选择啊。当然,如帕拉德所料,卡挂的黎斗把三人吊打了一顿,病患只能转入CR了。之后的一段时间黎斗一直在外奔走,实行他的计划,反正有石墨在自己没有游戏消磨时间就一直偷偷跟着黎斗后面,不过最近好像被一个叫九条的法医发现了真实身份了,看样子是个麻烦。

檀黎斗:真是麻烦啊,居然被这个法医发现了,连石墨的伪装也没有成功的引开他的注意啊,那也只能想办法解决掉他了,这个麻烦的家伙,不过不足以让我忧愁,毕竟计划还在正轨上呢。

占tag

想问一下有站盗蓝和巡逻二号的cp吗。我觉得这俩有一点发差萌。


群宣,希望大家来哦

哦,你个外星人怎能这么gay,我表示我想歪了。(我多久没打过这个tag了)

为什么突然来了一刀,话说这是为后来内海做伏笔吗。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你,乃至自己的尸体。